2014年7月5日 星期六

學會和大自然共舞


交大物理所高文芳

辭典通常不是用來讀的,是用來查的,有疑問時,辭典就是好幫手。但是,小學生圖解科學辭典還想扮演:學童認識大自然的啓蒙導師。

物理就是大自然所有人、事、物的道理,有時候叫數學,有時候叫化學,有時候叫科學,連社會學的前身都叫做社會物理學。然而,現在大學物理系裡研究的,多半是實驗誤差在30%以下,比較簡單的部分。

以前,筆者覺得大自然最有趣的現象,就是這個繽紛多彩的世界,用眼睛看就很精彩,但是最不可思議的就是,這些令人目不暇給的彩色世界,竟然可以用簡單的數學公式來描繪。年長些,就開始覺得大自然更神奇的現象,就是這些看起來不會思考、沒有生命,也沒有讀過書的主角,不管是電子或光子,居然會聽從一些簡單數學公式的號令。叫他往東,幾乎所有大兵、小將都乖乖往東,不會亂跑,比自己的小孩還聽話。

一般科普讀物,尤其是要給學童看的自然讀物,如何遣詞用字是一門很大的學問。有一位文學家講過『板塊擠壓和地牛翻身』的故事。大意是,小一的學童不能理解板塊擠壓,地牛翻身就是地震成因的最好說法,不同的讀者,需要的教材自然不同。要作者寫一本大家都可以讀得懂的書既然很難,我們不妨換個角度,試著和作者一起寫這本書。

試著用小孩的角度和自己的小孩分享、一起成長、一起和大自然共舞。讀者心中有疑惑時,看到的如果是機會、是挑戰,年幼的學童很可能在努力解開心中的疑惑時,讓科學有機會展現另一種新鮮的風貌。

大自然的母語似乎是數學,而來自傳譯數學的困難,也常是造成閱讀障礙的原因。多數人很少留意的,是文字有一種神奇的魅力。同一句話,不同的人說,不同的人聽,都會產生令人驚訝的差異。如果聽者相信言者是出於善念,也樂於接受,一句平凡的話,也會被接收者無限上綱、感動地無以名狀。反之,反效果也會非常驚人。所以有人說,我們的語言很像一首詞義不夠精準的詩,因此讀詩的時候,要讀他的意境,不是表面的字義。

然而,沒有好的數學基礎真的就讀不好科學嗎?問了很多人,怎麼答案都不一樣?法拉第和高斯的故事,或許可以給我們一點啟示。

有人說法拉第的數學不好,所以他在面對電磁現象時,無法和高斯、馬克斯威這些大數學家一樣,靠高深的數學內功來欣賞、品味美麗的電磁世界。所以法拉第必須另闢捷徑:利用過人的想像力,將磁力線圖像化,讓數學的世界多了另一種精彩的面向。

懂越多數學,一定會讓你看到越多人看不到,而且非常精彩的視野。還無法理解這些數學前,一樣也可以駕馭自己的想像力,飽覽一些數學很難觸及,像詩一樣浪漫的彩色視界。

科普讀物的目的不是要講物理,而是要引領讀者對大自然的好奇心、誘導讀者自己找尋答案的趣味、啟發每個人不一樣的天賦,期待他們登峰造極,為人類開啟新的視野。像這本書的作者一樣,很多科普讀物的作者,都試圖用更精準、更適齡的『詩』,讓不同的讀者都能夠一起欣賞大自然的神奇。所以希望讀者閱讀時,能夠體會這些科普作家無比興奮的心情,期待大家一起探索、一起找出最適合自己解讀這個神奇世界的神方妙法。

有人說,太陽底下無鮮事。的確,天荒140億年,地老46億冬,大自然經過這麼多年的探索、演化,我們心中任何疑問,應該都能在天涯海角的某個角落裡找到答案。我們該做的,或許只是細心的觀察、謙虛的思索,學會讚美大自然、學會和大自然共舞。正在迷霧森林裡急著找出口的人類,或許可以在這個神奇的舞台上,舞出亮麗的身影。


畢竟,欣賞舞台劇的觀眾比演員更有深度時,這個世界一定可以更加美好。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