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30日 星期三

國科會績效有限 升格科技部遭質疑

公視新聞網 /  政治
國科會績效有限 升格科技部遭質疑
黑心油品問題多,有立委指出,國科會早在兩年前,就有研究指出市售麻油有摻雜大豆油現象,卻隱匿不報,上午有立委再批,產官學掛勾,讓業者取得學術背書,不過國科會主委朱敬一反駁,國科會絕無刻意隱匿。

台大教授蘇南維於民國100年申請國科會補助54萬,富味鄉公司出資35萬,抽驗市售七種芝麻油品進行檢驗方式測試,發現有四種混摻大豆油,立委要求,國科會應該公佈當初抽驗的七家油品,其中是否包括富味鄉自家產品。

==民進黨立委 林佳龍 vs 國科會主委 朱敬一==
它自己混油 但是假藉產學合作
去取得國科會某種的支持
智財權是這位教授的
我用什麼理由去公布
一個我不知道的東西
你說我隱匿資料
我絕對不同意

雖然國科會規定,若涉及專利或智財權,學者可以選擇報告是否公開,國科會並非刻意隱匿,不過對於立委要求,一旦研究內容涉及公共利益,國科會應該主動揭露或送相關部會,國科會允諾會在兩周內提出辦法。
而對於國科會積極希望能得到朝野立委支持,升格科技部,台聯黨立委許忠信批評,近十年來,國科會預算倍增至每年400多億,但部分所屬單位的科研成果卻很讓人失望。

==台聯黨立委 許忠信==
國研院和國輻中心
每年都花我們25億左右
今年兩個單位加起來要74億
結果你看到國輻中心
被應用的專利掛零
掛零 所以我們的錢這樣丟下去
應該要再這樣繼續丟嗎

許忠信拿出近五年來,國研院的專利件數,雖然有逐年增加的趨勢,但可運用的專利還是頂多一兩件,相較每年投入20多億,技術收入卻只有百萬,國家同步輻射中心更慘,專利產出少,可運用件數和收入年年掛零,許忠信說,希望國科會拿出具體績效,說服外界科技部成立之必要。
記者陳姝君陳立峰台北報導。



(2013-10-30 12:00)  中晝新聞

研究的正直風範,來辯吧

  • 2013-10-30 01:37
  •  
  • 中國時報
  •  
  • 【黃光國】
 曾院士或許還記得:40年前您在政治大學念教育研究所的時候,曾經跑到台大心理學研究所,和我一起修習劉英茂教授(右圖,摘自網路)所開的「實驗設計」課。劉教授是學術界公認以行動實踐「研究正直風範」的楷模,但他從來不會標榜自己「研究的正直風範」。
 曾院士或許還記得:40年前您在政治大學念教育研究所的時候,曾經跑到台大心理學研究所,和我一起修習劉英茂教授(右圖,摘自網路)所開的「實驗設計」課。劉教授是學術界公認以行動實踐「研究正直風範」的楷模,但他從來不會標榜自己「研究的正直風範」。

     10月8日,我在《聯合報》「民意論壇」上發表了一篇題為〈追形式指標,卻不懂實質評鑑〉的文章,指責有位心理學大老對於學術界不斷嚴肅質疑他1979年發表在《自然》上的一項實驗,長年不作任何回應,立刻有人在留言版上猜測:「大老講的是曾志朗吧」,事後我又在《中國時報》上陸續發表〈學術跟屁,經濟當然只能代工〉及〈正直:學術研究倫理的判準〉,也都有人作出類似的猜測。
     不錯,我文中所謂的心理學「大老」,正是曾志朗院士。曾院士目前是「國際科學理事會」「科學研究的自由與責任」委員會的委員,最喜歡把「研究的正直風範」(research integrity)掛在嘴邊,到處訓人。我想請教曾院士的是:1994年,您指導過的1位學生,從各種不同角度,做了10個以上的實驗,都無法得到同樣結果,因此在國內外學術期刊上發表論文,質疑您作的研究結果到底是「神話」(myth)還是「實話」(truth)?這是不是一種「研究的正直風範」?像您這麼「正直」的人,對她的質疑,是不是應當公開回應?
     曾院士或許還記得:40年前您在政治大學念教育研究所的時候,曾經跑到台大心理學研究所,和我一起修習劉英茂教授(右圖,摘自網路)所開的「實驗設計」課。劉教授是學術界公認以行動實踐「研究正直風範」的楷模,但他從來不會標榜自己「研究的正直風範」。
     2003年,我們的劉老師發表論文,指出「不能經得起實驗重覆的論文發表」,對後繼者造成的傷害,「就算用兩倍以上的精力,都無法彌補」時,您是不是應當有所回應?
     劉老師是位謙虛而含蓄的人,他發表的這篇論文是以英文寫成,並沒有引起國內學術界的注意。然而,最近有幾位心理學界同仁,回顧多年來一系列的認知心理學實驗,檢討30幾年來的這項學術爭議,在學術期刊上以中文發表了一篇長達數十頁的論文。請問:這種鍥而不捨的努力,是不是「研究的正直風範」?他們對您的公開質疑,您是不是應當公開回應?
     您在《自然》上發表的那篇不到4頁的實驗報告,說明西方拼音文字的實驗邏輯也可以套用在漢字的研究之上。30幾年前,在學術界普遍套用西方研究模式的時代,這種作法並不足為奇。然而,當學術界有人認為這種作法並不恰當,他們就該透過反覆公開辯論,致力於建構適用於本土社會的理論模式。這是社會科學本土化的開始。唯有透過學術社群公開而且坦誠的反覆論辯,才可能形成自主的學術社群,才能真正落實「研究的正直風範」。
     相反的,如果有人利用自己的政治權勢,促成多所頂尖大學購買貴重儀器,再由他在幾個大學吸收的「樁腳」教授,負責訓練研究生,教他們在國際學術期刊上尋找熱門議題,套用西方流行的研究典範,大量發表「輕、薄、短、小」的論文,只要論文能夠在國際學術期刊上刊登,就覺得自己的所作所為有了合法性與正當性。學術界這種「自我殖民」的作法,就是我所謂的「養小鬼」,把我們頂尖大學的研究生,訓練成只會盲目套用西方研究典範的「跟屁蟲」。製造出一大堆的「垃圾論文」,雖然很容易在國際學術期刊上刊登,對我們的國計民生卻沒有絲毫的助益。
     在我看來,如果我們的頂尖大學都用這種方式訓練研究生,我們的教育就是日以繼夜,夜以繼日地在糟蹋人才,「浪費台灣人的智慧」;我們的經濟也注定只能停留在最不需要創意和研發的代工產業。台灣教育的下一步該怎麼走?在我們面臨抉擇的關鍵時刻,到處以「研究正直風範」自吹自擂的曾院士,總該站出來為學術界指點迷津吧?(作者為台灣大學心理系教授)

研究有問題?曾志朗駁黃光國外行  
台大心理系教授黃光國今天投書中國時報,直指教育部前部長、心理學大老曾志朗1979年發表在國外頂尖期刊「自然」上的一項實驗有問題,1994年曾志朗指導過的1位學生,做了10個以上實驗,都無法得到同樣結果,質疑研究結果到底是「神話」(myth)還是「實話」(truth)?但曾志朗一直未公開回應。
曾志朗今天到澳洲演講,下午他接受越洋電話採訪時指出,當年那個研究是行為實驗,要證明閱讀漢字,主要用到左腦,但有些不穩定的地方,後來透過先進的腦造影技術,已證實研究結果完全正確,且帶動全球研究風潮;他一直不回應,是因黃光國外行人講外行話,「回應會降低我自己的格調」。
黃光國還暗諷,有人利用政治權勢,促成多所頂尖大學購買貴重儀器,再由幾個大學吸收的「樁腳」教授,負責訓練研究生,形同養小鬼,大量發表「輕、薄、短、小」的垃圾論文,對國計民生毫無助益。
曾志朗反駁,他當年帶的研究生,現在很多是各校的傑出學者,論文發表在「科學」等頂尖期刊,說他們是小鬼,根本汙辱人。他說,要做相關研究,本來就需要買腦造影等相關儀器,如同研究基因解碼要買基因定序儀一樣,「不能別人都坐火箭上太空了,還不准我們買汽車」,這樣如何和國際競爭,黃光國的話沒道理。
【2013/10/30 聯合報】  http://udn.com/

質疑其1979年發表的論文有問題 黃光國:曾志朗是學閥 養小鬼

  • 2013-10-31 02:23
  •  
  • 中國時報
  •  
  • 【林志成/台北報導】

     學術鬥爭公開化!台大心理系教授黃光國昨指控中央研究院院士曾志朗1979年發表在《自然》期刊的論文有問題,並說他是「學閥」,專門「養小鬼」做一些「跟屁型」的研究。黃光國坦承,這是學術鬥爭,他要鬥到曾志朗公開給個說法為止。
     學術鬥爭 要曾給說法
     黃光國昨天在本報時論廣場發表〈研究的正直風範,來辯吧〉文章說,曾志朗過去一再倡導「研究的正直風範」,但他1979年發表的論文有問題,卻從不回應外界的質疑,難道這就是他的正直?
     曾志朗1979年在美國大學任教時,於國際知名期刊《自然》發表〈閱讀中文字的視覺側化效果〉論文,奠定了學術地位。
     黃光國質疑曾志朗的研究是「神話」還是「實話」?他強調,不論是曾志朗的老師劉英茂或是他指導過、在清大任教的一位學生,都曾發表論文質疑〈閱讀中文字的視覺側化效果〉,但曾志朗都不出面說明,對後繼者造成重大傷害,許多人白忙一場。
     路線不同 本土vs.西方
     「曾志朗就是學閥,專門養小鬼做一些跟進西方的研究。」黃光國說,不管是民進黨或國民黨執政,曾志朗都承包了非常多的政府研究工程,卻都套用西方研究典範來進行,將我國頂尖大學研究生訓練成「跟屁蟲」。
     黃光國主張,社會科學應該本土化,曾志朗卻一直套用國外的方法進行研究,兩人路線不同。黃光國說,這次確實是學術鬥爭,如果曾志朗不出來公開回應,「我不會罷手」。
     黃光國說,曾志朗現在是台灣聯合大學系統(清大、交大、陽明、中央4校組成)總校長,那位質疑曾的清大教授,一直受到很大壓力,「哪敢講甚麼話」。
     清大副校長葉銘泉回應,曾志朗發表的論文是否造假,不是某人說了就算,除非《自然》重新審查論文後決定撤銷曾的發表權,否則清大不會有任何處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