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30日 星期三

中國面臨最嚴重的一件事 英媒披露出內情

2013-10-15 03:19 AM
 1  122  0  121 

【新唐人2013年10月14日訊】(新唐人記者凱欣綜合報導)中國有霧霾、生態環境破壞、食品受重金屬污染等問題,但只要詢問任何一個環境問題專家,他們都會回答說,中國面臨的最嚴重問題是水。英國最新一期《經濟學人》雜誌刊登文章,詳細講述了中國北方水危機困境以及中共政府為化解這一危機所開展南水北調工程將帶來的危險

《經濟學人》雜誌刊登的文章說,中國水資源分配嚴重不平衡更加令人擔憂。五分之四的水分佈在南方,但全國一半人口和三分之二的耕地卻集中在北方。北京特別缺水,人均每年只有100立方米。自1970年代以來,北京的地下水位已經下降了300米。」

中國每年用水6000億立方米,人均用水量每年400立方米。這僅是美國人均用水量的四分之一,還不到國際缺水標準量的一半。

文章還說,中國的用水量是不可持續的。由於過分用水,很多河流乾涸消失。而更加雪上加霜的是,中國還在繼續污染所剩不多的水資源。

2007年,黃河水利委員會沿著13000公里的黃河調研,結果發現黃河沿岸建了4000個石化工廠,三分之一的黃河水甚至都不適用於灌溉。

今年一月份有亞洲開發銀行和清華大學發布的「國家環境分析」報告稱,中國500個大型城市中,只有不到1%達到世界衛生組織空氣質量標準。並稱世界上污染最嚴重的10個城市之中,仍有7個位於中國。

《經濟學人》的文章指出,「中國模式」創造出全世界總量第一的空氣污染、世界第一的垃圾和世界第一的水污染,中國廢水排放量高居世界榜首,比第2~10名的9個國家廢水排放量總和還要多。

文章引述中國住房部城市水質監測主任工程師的話說,城市水源中僅一半符合安全飲用標準。而中國北方平原超過一半的地下水不能用作工業用水,十分之七不適合接觸人體,甚至不能用來洗滌。

南水北調帶來的危險

《經濟學人》的文章指出,中國沒有在水價和水資源保護方面進行可行的改革,反而把重點放在增加水供給。過去幾十年,中共政府由工程師主導,其中很多是水利工程師掌管。這部份也導致了中共領導人應對水資源問題的辦法是興建水利項目。三峽水庫以及更大規模的南水北調工程。

今年7月份,網曝南水北調山東八里灣站試水,將大量污水放入東平湖,湖裡野生魚死光,東平縣銀山鎮顧龐村105戶養殖戶幾乎都破產,漁民哭聲一片。村民上訪討說法,遭當局威脅監控。村民求告無門,陷入困境。

此前就有大陸媒體報導,中共耗資巨大的南水北調工程,引來的可能是污水。由於湖北十堰的神定河,陝西紫陽縣漢江段,大量劣五類污水被直接排入漢江,最終匯入丹江口水庫。

報導稱,湖北省十堰市漢江的神定河流出市區約4公里,就變成了臭河,水面各種垃圾、動物屍體隨處可見,河底淤積著黑色的淤泥。村民稱,十堰市區的污水被送到十堰市污水處理廠沒經過處理就被直接排到了神定河。

河邊的菜農稱,平時種菜根本就不敢用這河裡的水,連手都不敢在河裡洗。甚至連河水都不敢沾,只要下了河,腳就會癢幾天。

而紫陽縣,30多萬人每天的生活、生產污水直排進入漢江,最終流入丹江口水庫。紫陽縣火車站公共廁所旁邊的沉澱池管道已破裂,大小便直接流入了漢江。紫陽縣城沿江飯店,每家的污水都直接排入漢江。縣城的垃圾填埋場也建在江邊,下雨時,雨水順著垃圾流向漢江。當地百姓說,現在漢江就是紫陽縣城的天然化糞池。

2014年,南水北調中線工程將正式通水,中線工程從丹江口水庫引水將流入北京等地千萬戶的廚房、餐桌。中國環境科學院研究員趙章元表示,南水北調如等到建成后,發現調來的竟是污水,等同惹火燒身,引禍入京。

《經濟學人》文章警告,環境破壞將是巨大的,水危機也會讓中國「病急亂投醫」,但卻根本於事無補。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